logo
登录 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 > 医院管理 > 前沿理论 > 医院经营
早入DRG才是医院应对支付改革的正确之道!
2021.02.25来源:DRG变量

  2020年,心脏支架的“断崖式降价”给医院心血管内科浇了一盆凉水,该科室收入也因此大受影响。但“按下葫芦浮起瓢”,支架价格是下去了,可能伴随着是球囊、导丝等医疗耗材的升高,虽然这种大量使用的高值耗材被管控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...

  此篇文章我们不去探讨现下心血管内科的问题,我们来聊聊骨科,一个比心血管内科高值耗材占比更高的科室,心脏支架之后,骨科还能坚持多久?

  骨科耗材的利润有多高呢?笔者最近看到了一篇文章:《一年吃回扣千万,医院这个科室的暴力不长久》,其中提到:

  一家医疗器材公司的招股书显示,国产膝关节的出厂价一般在5000元左右,进口货超过11000元。但用在患者用时,国产货要3万左右,进口货更是能报价到5万元。一家以骨科耗材为主的上市公司,毛利率保持在85%,净利率接近40%。

  我们做个简单的数字算法,我们以净利润40%为例,一个国产膝关节的成本最高不超过3000元,3万元的使用价格,9倍的加成,背后买单的不是医保,就是患者,若这90%的价格差能省下来,有多少的患者可以受益?

  当然,还有我们某些医院骨科主任受贿金额的声音,数字很令人震惊。河南济源市当地人民医院骨科主任杨烈东受贿金额超过1300万元,无锡市锡山人民医院的骨科主任徐某受贿915万元被查。以管窥豹,可见一般。

  因此,从医保和社会角度,骨科高值耗材被控是必然的。

  那DRG和这个有什么关系呢?DRG是医保用来整合资源的一种工具,希望利用DRG来扭转现在的医疗价格偏低、以药养医、以耗养医的一种手段,在不增加百姓和医保基金的负担的同时,帮助医院“阳光”结余增加。

  DRG付费的标准是基于各地区过往历史收费的平均水平,虽然可能会根据前三年做1:2:7的付费校正,但整体还是延续历史收费。因为付费标准中已经涵盖了耗材的“变相的高值医疗项目收入(由高值耗材转化),如果在高值耗材降价之前进入到支付体系中,付费标准就会含有这部分高值转化的价格,高值耗材的降价不会对医院现行的收入造成巨大的冲击。

  但等高值耗材降价之后,再进入到这个体系,受制于历史收费的影响,DRG付费标准中已经剔除了这部分高值转化的价格,医院只能去承受收入价格骤降带来的影响,也失去了通过DRG去扭转医院的收费价格的机会,结余不增加,收入反而低,医生的积极性更不高。

  所以,医院早入DRG其实是当下最正确的一条道路!

  当然,在医德角度来看,早入DRG也是对患者负责,对自己负责!“才不近仙不可为医,德不近佛不可为医”,医疗本是一个很高尚的职业,我们用仙和佛来形容这个职业,但在金钱的腐蚀下已经开始背离了医疗的本质,又有多少医生可以坚持“但愿世间人无病,何惜架上药生尘”,现在的一部分医生恨不得患者天天来,用药和耗材也用最贵的。

  一聊收入,都会说“国外的医生年收入比我们高多了,我们这么辛苦才这么点工资”,可咱们毕竟生活在中国,整个民众已经给了医生最高的道德尊重,也给了相对可观的收入,至少比得上普通老百姓的收入。医院终究是需要去专研技术的一批人,或许这个时候会有人说“没有钱哪来的专研技术”,确实如此,那何不借“DRG”之势在当下就给自己多留点儿结余,对多方都好,不是吗?

  DRG之下会有新的技术和玩法,需抛弃旧的玩法,或许很多医院曾经靠此做大做强,但时代变了,医院需要去反哺社会,去为整个健康中国贡献自身的微薄之力。唯有“舍”掉这当下的部分高值耗材带来的“黑钱收入”,才能“得”到整个民众及医保的认同,这样的发展才会有持久。不然就像骨科这样的暴利科室,又能持续多久呢?医院不是做得少,是做得太多了,当下做减法才是最准确的选择方式。

“医药梦网”微信公众号
更多资讯 敬请关注
“医药梦网”微信公众号
行业资讯/文章页/相关阅读上
行业资讯/文章页/相关阅读下-防疫课堂
Copyright © 2004-2021  北京先锋寰宇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
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:(京)-经营性-2015-000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B2-20192285 京ICP备:京ICP备15050077号-2
地址: 北京市海淀区万泉河路小南庄400号一层 电话: 010-68489858